AG真人平台 > 星际回收商无弹窗AG视讯真人 > 星际回收商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1802

全新的短域名 softwindinn.net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softwindinn.net (AG真人平台无弹窗)
  好比一个池塘,里面总会有各种鱼。如果你怜惜你养的那些吃草的鱼,那么如果池塘里有吃肉的鱼,追着吃草的鱼咬,你会打死那条吃肉的鱼,因为它不按照你的想法去做。可是打死了那条鱼,你养的鱼慢慢的就会变得肥痴,懒洋洋的,游都不想游,不再有了灵动,不再有你喜欢的模样。也许有一天你会把这些鱼扔出水塘,任由它们死去。也许你愤怒之下会把水塘填上,眼不见心不烦,也许终有一日,你恢复了养鱼的兴致,但养的是吃肉的鱼,把那些吃草的鱼投进鱼塘里供吃肉的鱼撕咬,你看着十分喜欢。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,权力支撑你走向极端。这是策神所不喜的。他看过异族人所有的史料,可以说,除了那些异族中专门研究历史的专家,策神比其他所有异族人都了解他人的历史,一个个名人崛起于权力之中,也一个个消亡。回到这边,他也看了地球人类的历史,虽然没有异族人那么丰富,但也证明了权力蚀心,他不喜欢。所以就不去多想什么大治,什么清官大世。不过,他执行了另外一种政策,那就是养猪,贪官是猪,猪养肥了,杀一波,既能得到治下生灵的赞扬,也能收获一波财富。而且,他是极不讲理的实行株连制度,一旦决定收拾某个贪官,他会把这个贪官所有亲朋好友,一同调查,一丝一毫的线索也不放过,轻得贪一罚十,重的杀掉,所有近亲财产充公变卖,四成流进税库,五成归于王室用度,还有一成归执法殿和法院分,用以奖励办理贪官案件的奖励。当然,进入个人手中不是全部,而极少的一部分,但就是这极少的一部份,数额也是大的吓人,就算是百分之一的百分之一,对于有些巨贪来说那都是庞大的数额了。所以不管是执法殿,还是法院都很积极。若不是策神一直压着,只允许他们暗中收集线索证据,不允许他们动手的话,恐怕这两个机构早就化身成四千多年前的锦衣卫和东厂西厂,大索天下了。无论是哪个贪官,没有王上明令旨意,就是证据再怎么多也不能动。但只要王上下令,必须以最短的时间控制所有的人,并整理好所有证据,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判决,杀的要杀,罚的要罚。当然了,也也不是绝对,这个王朝还有一个特殊的存在,尊上,尊上就可以越过王上,直接动手,而且策神这个王上最多只能牢骚两句,什么屁事也不敢去做,这也是王权的无奈,头上有太上皇啊。不过,这也好,出了事不是自己全摊,太上皇愿意指手划脚,怎么也要担一部份责任的。所以策神只是牢骚,表面上不满,遇到让外人看来不能容忍之事还会奋起反击。其实他心里面是乐意的,人啊活着做事总有留有几个后手。别人的指手划脚在其他人看来是不可接受,在策神看来却是求之不得,将来有差错,可以推出一部份的责任,何乐而不为。所以他很宽容,这也是令尊上对他喜欢的愿意之一吧。没有谁希望自己的继承人执掌了原属于自己的大权,却毫不客气的把自己排除在外,像一条护食的狗,自己一伸手就作势欲扑,要吃人的样子。
  想到这,策神心中有些有得意,但不足与外人道,他执壶,笑道:“喝茶,我这个王上就快要加入你们了,过了后天,咱们再取那就是闲散王,你们是亲王,还好,我是个不名一文的前王上,还不如你们呢。以后都闲了,咱们就聊聊过去,好不好?”
  逍遥王在笑,大神也在笑,他们都笑策神这个王上虚伪,说好的以后策神监国,名义上不是王上了,是前王上,也许王朝的生灵会觉得策神是退出王权中心了,可是逍遥王和大神是谁,那是正处在王权中心的少有的几个人中的两个,最是明白这其中意味着什么。新王上尊上看不上,不想让其坐在王上的位置上,只是策神不同意,尊上只好妥协,只是妥协必定有尊上的套路在里面,尊上可不是一个太好说话的人。这不策神要退下了,但王权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有加强的趋势——最大的对手雷蓝依儿被贬,而策神的儿子作为新的王上,在雷森尊上的极度不信任,极度厌恶的情况下,只能化作出现在前台的白手套,背后操纵之人是策神和尊上。但尊上不会再像策神执政时那样处处关注,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,策神得到尊上的信任一天比一天浓厚。逍遥王在一旁冷眼旁观,他发现这其中策神好似没有算计的痕迹,举止自然,应对自如。但,若是这其中没有策神的从始至终的算计,逍遥王是不相信的,也许策神算计目的不在权力方面,可是歪打正着,权力越来越大,最终可能变成这个王朝除了策神权力最大的人。不过这么也好,逍遥王就能放心了,策神在,他能安心。
  大神也是,只是他想得不多,好多事情逍遥王不明白他都清清楚楚,只是点明了就没有意思。今天发生的事情给他敲响了警钟,在尊上面前他只有服从,不出挑。雷蓝依儿亲生的儿子说杀就杀了,无人能保得住,他这种在尊上面前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更不用说了,要是犯了错,也只有一死。何况,在尊上面前,他犯下的错不比雷蓝依儿儿子少。若是下次再犯错,可能死的就是他了。他死了,不会有人为他落泪。对于策神被尊上看重,他是乐见其成的,策神和他关系不错,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,这样的人在,他也能安心。
  一场茶话会喝得很慢,等夜色将深时,大神才和逍遥王一道起身,离开王宫。王宫是王上住的地方,他们是亲王,住在王宫与礼不合。二人离开王宫,逍遥王又邀请大神去他的逍遥王王府坐坐,虽说逍遥王已经放弃王府,策神也已经同意,但是王府必定是王府,想处理不是那么简单的,这个王朝很多人都明白,王府不是他们敢去沾染的地方,就是逍遥王府要处置,也不会有人敢接手,因为那代表着你有别样的心思。处理不了,就留着,正好逍遥王回来参加仪式,策神就让他入住逍遥王王府了。对逍遥王来说,也算是旧地重游了。大神没有王府,早早的就拒绝了,如今住在宾馆,他是亲王,宾馆空了几层专门给他用,还给他配了一队百人侍从,是亲王,不管他愿不愿意,规矩不能废。尤其是在参加重大事件,重大场合时。大神答应了逍遥王,在这个时节,他也有许多体悟和感受,逍遥王和他一样,他们二人也许不用说什么,哪怕坐在一起静默的喝喝茶,就不会那么孤独。
  逍遥王府,如今重添了一些人,不过,都是些陌生的面孔,原来逍遥王身边的人大都被逍遥王带到了封地,剩下的也都散去了。入了王府,还是那个大神曾经来过,并给逍遥王警告的地方,下人奉上茶具,逍遥王请大神坐下,大神有些感叹道:“这个地方咱们还闹过不愉快,我那时也没有想过咱们有一天会成为朋友一样坐下来喝茶。”
  逍遥王烧水,向杯子里放茶叶,这些动作大神看着眼熟,想想有些好笑,他以前的维护似乎没有那么重要。他维护的是王朝纲常,他认为重要,但在父王眼里,可能就是个玩笑。父王看谁不顺眼,一个念头的事,何必他前后操心。他早就想明白了,他不维护还好,父王等的就是一些人跳出来,然后收拾掉,一点机会也不会再给。
  这么一想,似乎在某些方面大神还是逍遥王的救命恩人,大神笑了,有点开心,自己做的事还有那么一点价值,值得开心一下。这也是他好不容易才想到的有价值的一面。
  逍遥王疑惑,“你笑什么?今天发生的事情你还笑得出来,还是说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?”水开了,逍遥王执壶冲茶,把茶叶洗了一遍后,他又问道:“你似乎对某些事情的发生没有什么感觉?也对,AG视讯弃星那里已经死了几万个了,再死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  大神被逍遥王的话吓了一跳,不着痕迹的朝天上看了一眼,然后对逍遥王道:“我可没有觉得死人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我是的把悲伤埋下了。再说,AG视讯弃星上的罪人是罪有应得,我就是有什么感觉,但私人感情大不过公理去,他们犯了死罪,就应该有赴死的觉悟。”
  “呵呵,你”逍遥王不以为然,还想调笑两句,抬眼间却发现大神死死的盯着他,一脸警告,他愣了一下,马上意识到自己说话似乎出了格,忙道:“茶马上就好了。”
  大神松了一口气,他知道逍遥王就是这样,一得意嘴上就松松垮垮的没有个把门的,什么话都敢说,脑子里缺根弦。同样的,逍遥王一受挫折就把自己缩成一团,好似全宇宙的恶意都集中起来对会他一个人似的。不过,逍遥王的还好,没有一味的作死。大神相信,要是尊上知道逍遥王背后愤愤不平,弄不好,也会把逍遥王弄死。象征是什么,就是一面旗帜,用得着的时候挂出来风吹日晒,还不能有怨言,不管风,不管雨,都要舒展。用不着的时候,就收起来,放到不碍眼的地方,发霉也好,生虫也好不再去管。要是下一次还能用得上,再拿出来,洗一洗补一补,再挂到杆子上继续招摇飘展。
  想了想,大神还是决定提醒一下逍遥王,不然哪天逍遥王再把他自己作死了,大神想找一个能平等对话的人都难了。于是等白色的茶杯放下他面前,他用手指叩了三下桌面后,笑道:“王爷,有些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,少说,少做,多看。”
  逍遥王抱歉的看着大神,解释道:“我知道,我已经很注意了。放心我会管住自己的嘴巴,自己的双腿,多用用我这一双老眼。唉,我还是不适合这种尊贵的身份,有点无所适从啊。可惜我不是普通人,要是个普通人,就没有这些事情了。不过普通人也不好过,做一个有天份的修士出脱在外更好。可惜了。”
  大神点头,“你这想法和策神一样,策神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他表现的一直都是表里如一,不是那种嘴里说不要,心里却痒痒的不得了,眼里冒着光,手指搓着,谁要是敢伸手,就把谁当成仇人的人。尊上也是看出来他的实质,所以才对他放心。手上捧着珍宝却看成粪土,扔之不及。这也是我们不如他的地方。事情就是那么奇怪,有人越是不在意,就有人越是把东西朝他手里塞,一股脑的,生怕那人不接受,还塞完了就跑。逍遥王老王爷,你想想这天下有这么样的人吗?是不是就策神王上一个?”
  逍遥王继续烧水,接话道:“可不吗?也就王上一个了。我就不说了,没有争位夺权的心思,你也是,超脱的很,因为从一开始就跟随在尊上身边的缘故,你不把一些东西放在主上,而他们不行,越是后来者,越是觉得存在感不强,越是想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,以此来保证自己的地位。他们没有安全感啊,这种感觉我以前也有,还很严重,我能理解他们。可我与他们不同的地方在于,我从来不去想像我不能得到的东西,或者说超过我能力的责任和担子,也是这样,在尊上生身之母被害的时候,我想着大局,忍了,不想自家兄弟,自己的家族刀兵向相。再说,那时候,我若是有什么动作,我也会死,当然了,我自我解释一下,我不是怕死,只是不想让外人看雷霆王朝的笑话,任何时候都要有人牺牲,有人顾全大局。”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