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平台 >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无弹窗AG视讯真人 >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151

全新的短域名 softwindinn.net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softwindinn.net (AG真人平台无弹窗)
  ……
  吃过饭后已是傍晚,火辣辣的天空已经熄灭,而月亮也露出脸来。
  周博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弓箭和绳索,朝西边的红叶林奔去,不一会就不见了身影,其度之快,仿佛一头矫健的猎豹在林中穿梭。
  红叶林内长有许多毒蛇猛兽,所以这里附近的人一般都不敢随便进出,只有少部分打猎的才会在外围活动。
  由于天气十分干燥,使得红叶林内也是一片闷热。……
  来到林子内,周博便开始使用各种手段与工具熟练的布置着陷阱。
  不到一刻钟的工夫,“坑陷”、“脚踏”、“套索”、“暗刺”和许多“连环套”等二十多个不同种类的陷阱,便架在这林子当中,真是杀机四伏。这些都是周博准备了好几天的东西,今天他要猎的便是这一片林子中,号称最凶猛的野兽——铁背黑熊。
  铁背黑熊十分高大,不但力量大杀伤力强,而且奔跑度也很快,乃是熊类中最凶猛的一种。周潭曾经也猎过这样的黑熊,当时的情况危险万分,差一点就成了黑熊的口中食,虽然最后胜利了,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全身重伤,还好妻子的细心照顾,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才恢复过来。
  狩猎铁背熊是成为一名优秀猎人的标志。周博早十一岁时就定下狩猎的目标,只是当时周潭没有同意,觉得他还不够成熟,各方面还有所欠缺。经过一翻商讨,最后周潭决定让周博通过他的测试后,才能去狩猎黑熊。
  也许,周博是一个天生的猎人,现在周博的狩猎技术已经越壮年时的周潭,特别是他在陷阱的领悟和运用上,已经堪称完美了,所以这次行动父亲同意了。虽然周潭有过狩猎黑熊的经验,但他却不准备告诉周博,因为他认为这也是一种锻炼。
  虽然是第一次挑战这么强的野兽,但这次周博准备得十分充分,所以他没有一丝的紧张,有的只是向困难挑战的兴奋。
  一切都准备就绪以后,周博先用红狐的血肉洒在陷阱周围,因为红狐的血肉对黑熊有着非常的吸引力。
  蹲在离陷阱较远的树干上,用叶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后,双眼便开始注视着下面的情况……
  果然,不一会儿,黑熊闻到红狐血肉的香味后,左顾右盼的走过去。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现没有什么危险,再用鼻子嗅了嗅,附近也没有生人的气味,于是放心的走到食物面前,开始饱餐起来……
  周博见黑熊已经放松警惕,于是凝着目光高度地集中注意力,准备行动。突然全身肌肉一紧,抬起手中的大弓,熟练的搭上两支木箭用力拉成满圆,也不见瞄准就猛然放开。
  只见月光之下,两条黑影急的飞出,向正在用餐的黑熊射去。
  黑熊正喜滋滋的享用美食,突然警觉起来,本能的想向后退开,可还没来得及移动步子,两支木箭已经深深地扎入了双眼。度之快、力道之大、动作之熟练、计算之精确,一切都在一瞬间,就算是AG视讯林高手在此,也会为刚才那一箭感到惊叹吧。
  “吼——吼——”
  几声兽吼,惊起了一片林雀,让这阴深的林子显得更加得恐怖。
  剧烈的疼痛让黑熊不惜代价的破坏着,巨大的熊掌拍断了一棵又一棵的树木。这样一来反而引动了周博……
  布置的几个连环陷阱,使得它自己伤上加伤更加疼痛。
  为了尽量保持皮毛的完整,周博并没有使用利器来布置陷阱,所以一直折腾了近二个时辰,那头黑熊才筋疲力尽地躺了下去。
  看着地上一片狼籍的枝叶和都被破坏掉的机关陷阱,让周博不得不暗暗感叹,这黑熊真有力量,也真够顽强的。
  心中虽然有些感叹,但周博还是利索地从树上滑了下来,带着猎具小心翼翼地向着疲惫的黑熊潜了过去……
  就在周博快靠近黑熊身旁时,那头黑熊却突然站了起来,用力地向周博扑去。它的身躯与周博的身材相比绝对不是一个量级的,那巨大的身子简直就是周博两倍的高度,完全把他笼罩在阴影之中。
  这便是黑熊临死前的反扑了,当年周潭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受的重伤。
 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令周博心中一惊,但他并没有手忙脚乱,做为一名成功的猎人,冷静的反应才是危险中活命的关键。
  周博刹那做出了决定,不退反进,猫着身子也冲上前去,一个错步,滑到熊掌的右边,险险的躲开了黑熊的攻击。
  但一切还没结束,周博在躲开黑熊攻击的瞬间,右脚用力点地,硬把身子旋转了过来,回到黑熊面前,这时黑熊前扑的力道已经用尽,无法再上前攻击,而周博集中了全身的力量到右拳,借着旋转的度,准确有力地打在了黑熊的喉咙上。
  “咔!”一声清脆的断裂,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响亮。
  月光下,一高一矮的身影重合在一起,然后又缓缓地分开来。只见那高大的身影重重地压在了地上。
  “碰!”的一声,溅起了一堆尘土,黑熊再也不动了。接着林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。
  ……
  拖着沉重的猎物回到家中,周博虽然没有受伤,但身心却异常疲惫,于是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长长喘了口气,把黑熊的尸体丢给了父亲打理,而自己便往屋内走去。
  周潭见状,不禁心中暗赞:“这小子居然没受伤,真是有出息啊!”
  ……
  回到房间后,周博并没有立刻躺下,尽管他现在已是疲惫不堪,可他依然坚持盘坐在炕床上,闭上双眼静静,感受着周围的一切。
  心中默念着,一呼一吸之间极有频率……
  这套调息之法乃是五年前从万先生的中领悟出来的,名曰。
  在中记载了许多养生之道,长期练习可以使人身体健康去病痛,快地回复体力。周博根据自身的情况,在万先生的指导下,把这些养生之法结合到了一起,归纳成为一套系统的锻炼之法。
  这篇并不长,一共也只有三段,但却包含着老一辈人对生命的理解和诠释,它不但能使身体健康、凝神静气,而且周博这几年下来,感觉自己的力气也越来越大,就连反应也越来越敏锐了,所以直到现在,坚持不断的默诵和练习已成为了他的习惯,也可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了。
  时间缓缓而过……
  也不知道吐呐了多久,周博慢慢睁看双眼,感受了一下全身的状态,从头顶一直到脚心,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充满了动力,舒适无比。
  起身后,他走到窗前,抬头看了看天色,已是微明。感受着新的一天开始,心中充满了希望,一切在他眼里仿佛都充满生机。
  ……
  屋外,米香飘溢,父亲也早早起来准备好早饭,然后蹲在一旁,默默地编着网丝……
  “小博,昨天干得不错,可比老爹当年强多了。哈哈~~~”看到周博出来,父亲大声称赞,脸上尽是自豪。
  周博摇了摇头,黯然道:“爹,要是你的脚没有受伤,我想你会比我做得更好,只是都怪当年我……”正想再说下去,却被父亲摆手打断了。
  周潭感慨道:“不要内疚,我也没有后悔过,你是我和你娘的希望啊。而且你也没有让我们失望,我想你娘也是这样想的吧!”
  抬头看了看天,继续道:“天色不早了,干活去吧!下次进城把这黑熊皮拿去卖了,这张完整的皮应该能卖个好价钱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对了,干完活,你就把昨天带回来的食粮分一半出来,与这些熊肉带去给万先生他们。”说完又继续专心地编着网丝。
  “好的。”周博点头应道,很是乐意。一想到万先生,周博心中便充满了感激与尊敬。因为,当年正是这位万先生挽回了他父亲的性命。
  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,周博感受着清晨的时光。他希望,以后永远都是这么……
  美好。
  ……
  来到离家不远的小林子里,周博脱掉了上身的衣服,把它小心的放在一旁,然后朝着一棵三人粗的大树走去。
  别看周博瘦弱,身上露出那黝黑而结实的肌肉,却让人感觉充满了爆力。轻轻地闭上双眼感受着周围的一切,再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  “开始吧。”
  话音刚落,只见周博手一动,取出撇在腰后的砍柴刀向着那棵大树砍去!
  “蓬——”
  “蓬——蓬——蓬——”
  ……
  林子里,周博不停地挥舞着柴刀,动作十分简单,也很缓慢,但却十分的沉稳准确,每一下都落在与上一刀相同的位置上。这看似简单的几下,但想提着几十来斤的刀,来回挥舞,而且刀刀到位,没有一定功力的人是根本无法办到的。
  随着时间的过去,周博挥刀的度开始变快起来,溅起的木屑漫天飞舞,让的周围的视野变得越来越模糊。而这些木屑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,沉静在空明状态的周博闭上了双眼,完全凭着感觉支配着身体的运动。刀越来越快捷,身子配合着双手不断的扭动着,柴刀在漫天木屑中变得一片模糊……
  这是一套简单的刀式,严格说来连刀法都算不上,因为整个过程只有“砍、劈、转、架、弹”五个简单的动作,仅仅是身体的配合,不停重复挥动所形成的。可就是这样五个动做,却是周博对付野兽的最强手段!当然,也是砍柴的最好办法。
  ……
  随着天色越来越明亮,手中的刀停下之后,漫天的木屑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,这才显现出周博那瘦小的身影。此时,在他的周围已是一片空旷的断庄,而地上则推满了柴禾。
  用衣服擦了擦身上的汗水,周博抬头看了看天色,随即把全部的木头堆在一起,用绳子绑好后扛在肩上,原路返回。
  这么重的木柴也没有使他的行走度减慢多少,只是每一步却比平时沉重稳健了许多。
  ……
  宁县城外有条流水河,人们也记不清是它有多久的历史,只知道它一直养育着宁县城这一方的土地和人们,即使如今干旱成灾,它依旧是默默地付出着。
  流水村坐落流水河旁边不远的地方,整个村庄也就几十户农家,到也很清静。
  这里的人虽然生活清苦,但过得也还不错,特别是如今干旱之季,更显得和谐安宁。只不过,周博每次走到这里,内心便有一种说不出的反感,或者说是排斥。
  ……
  村尾的茅庐外,一名老者正在认真打理着药田,他便是人们口中的万先生。
  这万先生原名万柳怀,已经七八十岁的高龄,以前本是朝廷命官,因为受朝中之人迫害,失去了亲人无处可去,后来四处流浪行医。五年前,万先生路过流水村,正好遇见周潭被铁头……
  蛇咬伤,于是救下周潭一命。而周潭父子为报答其救命之恩,就在村尾给老先生架起了一间简陋的草庐,并让周博经常来看望。
  当初,万先生刚住下之时,村里人还很不愿意,纷纷叫嚷着让他离开。可人们一听说万先生不但有学问,而且还会医人治病,于是大家欣然接受,甚至表现的非常尊敬。要知道,在乡下地方这种地方,你可以不尊敬教书的先生,但也饿不死,可谁都会有生病的时候吧?
  ……
  不一会儿,茅庐内走出一名小女孩,冲着万先生比划了一番后,乖巧的跟在老人身边采集着药田中的朝露。
  万雅儿是一个孤儿,是万先生五年前在流水河中洗药时现的。当时她飘在水面上,全身都泡涨了,救醒后才万先生现,原来这小女孩是先天哑巴,而且记不起以前的事了,万先生觉得她可怜,加上自己也无亲人相伴,于是就把她留了下来,并认了做孙女,小名雅儿,年纪与周博相仿。
  旭日光芒点点照耀,使得原本炊烟了了的村庄显得那么的和谐宁静,有一种宁静致远、淡薄明志的幽雅。
  这时,村道上一个人影渐渐走来。
  村道上,周博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大步走来。
  每次他看到老少二人各有其乐的样子,内心总是洋溢着一种温馨,笑容也不自觉印在脸上。
  正在干活的小雅儿转身看到周博,连忙放下手中的罐子向着爷爷跑去。
  小丫头扯了扯爷爷谢谢的袖子,又指了指站在远处的周博,然后欢快的向着对方跑去。
  “哦!小博今天怎么来了?该不会是来看我老头子的吧。哈哈~~~”万先生满头的白,长长的胡须,红光满面,一生白色的布衣,因懂得养生之道,所以如此年纪看上去精神奕奕,远远看去犹如神仙中人。
  周博亲昵的摸了摸小雅儿的头,又拍了拍身上的东西道:“我昨天收获不错,父亲让我给你们带点过来。”
  “呵呵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你父亲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
  “还是老样子,只能暂时镇住毒性。”
  二人谈话间,万先生牵着小雅儿把周博领进了茅庐。
  :。: